信息资讯
全球化4.0时代的中国智库建设

  《北京青年报2019年2月3日讯 近期,由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智库研究项目”(TTCSP)研究编写的《全球智库报告2018》在纽约、华盛顿及北京等全球100多个城市同步发布。这是宾夕法尼亚大学智库研究项目组连续第13年发布全球智库报告,其排名已经成为全球智库领域最权威的榜单。

  当今世界进入以第四次工业革命为基础的全球化4.0时期,智库作为全球化新时期日益重要的参与力量,也需要在新时代承担新的作用。在新时代,智库是中国软实力的象征,是实现中国在全球化进程中争取国际话语权的重要标志。面对日益复杂的全球局势和中国业已进入“改革深水期”的国情,中国的硬件实力有了重要发展,软实力也需要加强,需要发挥智库在咨政启民上的重要作用。

  在宾大的2018年智库榜单中,美国以1871家智库数量仍是世界上拥有智库机构最多的国家。2018年中国拥有507家智库,位居世界第三。在报告中的51个分项表单,中国智库共上榜39项,成绩斐然也显示了中国智库的整体进步和实力。

  在当今时代,智库日益得到世界各国的重视,这有着深层次的背景。当今世界民粹主义、民族主义和保护主义高涨,对战后的世界秩序和多边主义构成了重要挑战。贸易争端、经济动荡、不平等、气候变化、大规模迁徙和难民危机等跨国挑战,以及传统和非传统的安全问题,都在对国家和机构间的合作提出更高要求。第四次工业革命引发新科技对传统模式的 “破坏性力量”,社交媒体、虚拟平台等打乱了传统的政府管理和运营模式,全球化4.0时代的信息和政策流动增强。面对政治不确定、经济和社会失序、科技带来颠覆性力量,智库能够在全球治理遭遇挑战,世界深感不安的时期,及时提出智库的研究和预判,为世界秩序的稳定发挥思想力量。

  当全球与区域从政治、经济到科技与社会层面均发生革命性的变革,与此同时新型国家正在崛起,智库能够为国家和区域的公共政策和机制改革提供一系列战略和举措。在虚拟数字与信息爆炸的时代,真相和可靠的研究往往被忽视,而错误、虚假信息却广为流传,智库可以在传播真知、启迪公众,以及研究、制定、解读与推广政策方案中扮演重要角色。

  在中国,智库在未来发展中的作用更加突出,其中社会智库则更为重要。作为中国特色新型智库的重要组成部分,社会智库恰似思想市场的一群鲶鱼,是搞活思想市场的关键力量。就像改革开放初期,发展民营经济搞活了中国的市场经济,现在如果更多地鼓励社会智库的发展,同样可以搞活中国的政策市场,促成可持续的国家繁荣。

  中国智库的发展环境有其特殊性。中国社会各个方面进入新阶段,国家管理、社会治理、全球关系日趋复杂,智库可以为政府进行科学决策提供更多智力支撑。由于中国的国际地位提高,需要智库为全球治理提出中国观念和方案。我国民众教育水平大幅度普遍提升,独立思维能力大大增强,需要以智库为代表的机构提供更多高水平的研究成果满足精神需要。随着我国经济不断发展,我国社会的组成更加多元化,不同利益群体诉求的差异化也逐渐增加,需要智库来表达各方意见。随着时代的发展,旧有研究机构体制、机制有待提升,智库作为中国的新型力量,为研究机制改革注入新的血液。

  中国智库对中国的政治、社会、经济、外交等各个方面有着不可或缺的作用,这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中国的决策机制特别需要智库参与,如果能够发挥智库尤其是独立社会智库的作用,就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弥补思想出口单一、缺乏不同论证的弊病。

  发展智库是发展社会主义协商民主的一种有效形式,是实现科学民主决策的重要保障。发展智库的过程,就是不断提升国家战略决策科学化水平、不断提升国家软实力的过程。

  智库有利于推动中国的基层民主、协商民主。作为公众表达利益诉求的一种重要形式,智库的发展有利于推动中国的基层民主和协商民主建设,对中国科学民主决策机制的完善起着巨大作用。

  智库是“民间外交的使者”,相较于政府之间的“一轨”交流,国与国之间有时更需“二轨”交流,因为这些交流方式更为灵活与自由,可以成为日后政策的“先导”。智库可以搭建国际交流平台,开辟高层对话的第二轨道,助力打造和强化中国在国际事务中的话语权。

  智库助推国家治理现代化。推进国家治理体系与治理能力现代化是一项极为复杂的系统工程,智库作为公共政策有效供给的重要途径,可以为推动国家治理现代化的决策提供智力支持。

 

力合精密版权所有||人和传媒技术支持
粤ICP备19107372号